由于境外各国环境不同、需求各异,杨建新认为不能将国内的统筹和国外的实施方案混为一谈,要避免贪大求全、急功近利。而宋凯则直白地建议:“先让大家各自探索,百花齐放、野蛮生长吧!”

刘爽